您当前位置:首 页 /党团建设 /理论学习

一名青年的来信:入党十年的思考

来源:作者:发布时间:2016.09.11
一名青年的来信:入党十年的思考 


  “拜读完徐川的《答学生问:我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》,我问自己,当初为何入党?怎样入的党?入党后我做了些什么?入党十年,我的每一步,每一个转折都有着特殊的意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  一名青年的来信
   日前,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文章《我为什么入党》,讲的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80后党委副书记徐川上党课的故事。对于徐川,我早有耳闻,一个顶天立地谈信仰、理直气壮说爱国的优秀教师,在南航被学生粉丝拥簇的“大V男神”;对于文章,我倒是出乎意料,按照前些年的舆论场表现,类似文章往往会被某些“大V”攻击,甚至“人肉”当事人,千方百计寻找破绽让徐川成为网民嘲讽的“靶子”。

    而这次,并没有这样。至于为什么,我想和近些年国家清朗网络空间有莫大关系,一大批曾经呼风唤雨的“公知大V”消停了,一大批依靠舆论敲诈的媒体“蚂蝗”不见了,一大批“主营”负面舆情的商业平台规矩了。网络空间风清气正,“徐川”幸在这个时代,我们幸在这个时代。
  拜读完徐川的《答学生问:我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》,确有些感慨,我问自己,当初为何入党?怎样入的党?入党后我做了些什么?这些问题萦绕我的思绪,仔细整理了下,发现其中有几个关键节点和典型事件可以代表说说。
关键词1—— 毕    业 

  与许多高中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学生相比,我入党时间不算早。那是2006年4月6日,我正读大二。弹指一挥,我入党已经十年,但当时的一些“片段”依旧记忆犹新。
  我记得我是班长“小白”和另一位同学介绍我入的党。临近毕业时,“小白”召集我们党小组开会,让各自谈谈未来的人生规划。
这是一个宏观的问题,宏观的问题往往不好回答。那是2008年,全球经济危机年,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难度很大,校园里弥漫着惆怅与迷惘。同学们的回答大多围绕着找工作、读研究生,或者考公务员。
  但有一个叫“亦”的女同学与众不同,她的未来规划是“做慈善”,身体力行地帮助他人实现自己的梦想。当时,我们都笑她“有情怀”,认为是最不可行、最不成熟的幼稚想法。
  但几年后,我们在微信圈里看到她去了云南鲁甸地震现场,去了印度“垂死之家”,去了尼日利亚贫民窟,完成了一个个我们原本认为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八年后,同学们重新相聚,回忆当初那次座谈,居然只有“亦”的规划是最完整实现的。有时候,最“遥远”的梦想,也许才是最质朴的情怀、最笃定的目标。
关键词2—— 欧   洲
  大学毕业后,我通过考试争取到了赴北欧做交换生的机会。一道旅欧的同学有近10人,加上低年级和其他专业的同学,在K大留学的中国学生总共有近30人,其中不少在国内已经是党员或入党积极分子。
在几位同学的共同提议下,我们到中国大使馆注册了K大中国留学生协会,这既保证了和其它地区留学生群体的密切联系,也保证了党组织生活和学生活动的正常开展。
  有一次,协会组织街头“海采”老外“中国印象”。我们提前准备了一批关于中国美食、中国景点和中国故事的问题,原本只是一次简单的、普通的采访,但在实践时我们却碰到了尴尬一幕。几乎所有的“老外”在被采访前都会先问一句,“我会不会被监控?”问及缘由,“老外”多是从互联网上看到过关于共产党的负面新闻和不实舆论......若是“斯诺登”事件早几年爆出,我想当时的尴尬也许并不会出现。
  针对“老外”们的误解,当时身处欧洲的我们有义务做点什么,后来我们陆续制作了一批关于中国城市和中国文化的微图集、微视频,反响挺好,也的的确确影响到了不少的身边“老外”朋友。
  2008年还是北京奥运年,在巴黎发生了震惊世界的“金晶被抢火炬”事件。那段时间,我们去了巴黎。我们亲眼见过巴黎街头贴着嘲讽奥运的漫画,其中最多的是将奥运五环分离,中间各写着中文字体“自由”。
我们无比震惊,举办奥运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盛会,国外某些群体居然利用体育抹黑中国、攻击中国,狼子野心、可恶至极。当着“老外”的面,我们撕毁了那些海报。
  关键词 3——城    管 
  “海归”当城管,很容易成为舆论焦点。我家在一个县城,在县城里的大多数大学生研究生、甚至博士生都会选择考公务员或事业单位。我回国后,遇到了一个现实的“尴尬”,教育部认可我的海外学历学位,但所学专业却不在教育部专业清单内。考公或事业单位只能选择“专业不限”,而“门槛最低”的城管正是这样一个单位。严格来说,我考的并不是城管队员,而是城管办下属的一个事业单位,做的是传递城管工作指令的活。
    在许多人眼里,城管是最容易考的单位。实则相反,在基层,城管、街道是考公或事业单位难度最大的两个单位,因为“三不限”门槛低,大量专业限制人员分流到这两个岗位上,经常被“公考状元”光顾,分数出奇的高。往往原本招大专生、本科生即可,结果招的半数以上研究生,甚至不乏名牌大学出身,乃至博士生。
  扯远了,回到正题。和大多数人想象的一样,初入城管时,我内心是有排斥的,认为是“浪费专业”,甚至是“荒废人生”。当时的互联网,嘲讽城管的段子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,“给我三千城管,看我收复钓鱼岛”“网络黑五类,城管排第一”等等。“夏俊峰”事件、“郑州‘临时工’打人”事件等舆情更是把城管的形象黑到了低谷。
  但正因如此,激发了我的“斗志”。我和几位党员同事成立了舆情研究小组,有意识地研究了一些涉城管的舆情案例。一段时间后,我们很惊奇地发现,许多“黑”城管的段子居然都出自一批关联性很强的账号,以及几家商业营销公司。在涉舆情突发事件时,“大鹏看天下”(已被销号)等一批网络“大V”居然“每次必到”“每次必黑”。
  后来看得多了,发现其实不只是城管,公务员、教师、医生、警察、党员、国企等各个在网络上“被黑”的群体,在发生舆情事件时都有类似的规律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注册了新浪微博账号,在网上公开发声亮剑、驳斥谣言。

  入党十年。十年来,我的每一步,每一个转折都有着特殊意义。毋庸讳言,在未来的路上,迎接我的并不会都是鲜花和掌声,更多的将是荆棘和坎坷。“行百里者半九十”,越是在风静浪平时,我越需要清醒地认识自己,不贪功冒进,不畏首畏尾,真抓实干、踏踏实实走好走稳每一步,对自己负责,对事业负责,对信仰负责。